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 > 正文

中文国际频道伏波娃的女神,吓坏整个巴黎的传

时间:2021-11-25 18:08 中文国际,频道,伏,波娃,的,女神,吓坏,整个,

核心提示

如果只能带三本书去一个荒岛上,J.K.罗琳说她会选择莎士比亚作品集、伍德豪斯作品集以及科莱特作品集。科莱特是法国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作家,龚古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,她的...

如果只能带三本书去一个荒岛上,J.K.罗琳说她会选择莎士比亚作品集、伍德豪斯作品集以及科莱特作品集。科莱特是法国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作家,龚古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,她的双性恋与不伦恋情史,百年之后的现在来看仍然大胆。

2018年一部传记电影《科莱特》让更多人认识科莱特。她以超前的文学指向和性别意识,挑逗又不羁的性格,吓坏了自觉包容开放的巴黎城。她曾获得诺奖提名,她嫁给比自己大十四岁的丈夫,又爱上一名女子,是一名公开出柜的双性恋。科莱特的私人生活让她一直带有特立独行的色彩,也一直被视为是法国重要的女权人物。

1893年,在20岁时,科莱特嫁给了亨利·高提耶·维拉,又名威利,一个黄金时代里唐璜式的浪荡公子。威利带着她进入社交界并过着放荡不拘的生活。他因发表了一些音乐专栏而在文学界崭露头角,虽然这些文章是他让德彪西或福列之类的人代写的;长此以往,威利也想让他妻子为他写一本描述童年往事的书。

她把自己少女时代对同性的情愫写成小说,于是,带有自传性质、以“克洛蒂娜”为主角的系列小说问世。就这样到了1900年,《克洛蒂娜在学校》就以威利的署名开始出版,因为威利谎称收到了一份匿名的手稿,就这样,克洛蒂娜的传奇诞生了。

这段婚姻因为威利的浪荡而结束,在两人分道扬镳之前,威利还私自卖掉了科莱特作品的版权,大赚一笔。

科莱特在离婚后,做起了哑剧演员,她丝毫不顾及所谓世俗,在《椅子》一剧中,为了角色大胆袒胸露怀。在这段期间,她认识了自己的同性恋人,德 · 贝尔伯夫侯爵夫人,两人大胆交往,甚至在舞台上公开接吻,这样做的后果,是科莱特被拒演,侯爵夫人也被断绝了经济来源,两人被迫分手。

在这之后,她相继有了两段婚姻,在战火纷飞的年代,她为了丈夫,做战地记者,也为就丈夫出集中营而奔走。

人的一个难得之处在于不在意。社会给人们套上枷锁和标签,让人们不能自由地张开手脚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:女作家的成名、离婚带来的人生低谷、同性感情的私密、女性欲望的不齿,在科莱特看来,只要自己过得自在洒脱,他人的口舌只能让说话的人自己劳累烦恼。

克洛蒂娜在学校(Claudine à l'école)

[法]西多妮·加布里埃尔·科莱特

(Sidonie-Gabrielle Colette)丨著

作品简介

《克洛蒂娜在学校》是西多妮·加布里埃尔·科莱特出版的第一部作品。书中记叙了15岁少女克洛蒂娜在中学的最后一年。克洛蒂娜所在的乡间学校风光优美,同时也是孕育女同性恋的温床……这本自传性质的小说塑造了反叛而迷人的少女形象,引发了轰动。

本部作品讲述了克洛蒂娜中学的最后一年的经历,少女克洛蒂娜对成人社会有惊人的洞见,对人性对自我的剖析十分精准,她聪明机敏,热爱自然,爱憎分明,敢于表达对年轻女老师热烈的爱情,也敢于唾弃虚伪腐败的教育体制,嘲笑成人的世界但却知道自己难以改变,在挣扎之中渴望成长。

作者简介

茜多妮·柯莱特(1873-1954),法国20世纪上半叶杰出女作家,法国著名作家、记者、戏剧演员。194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。是龚古尔学院首位女主席,法国首位享有国葬之礼的女作家。代表作《吉吉》改编的电影《金粉世界》曾获奥斯卡金像奖九项大奖。

被波伏娃奉为"了不起的女神"的柯莱特是为现代女性带来福音的女作家,作为女性主义先锋,她一生叛逆、风流跌宕,3次传奇婚姻及禁忌的同性之恋、"乱伦之恋"使她的创作多数带有自传色彩。她还是知名剧作家及舞剧演员,是红磨坊歌舞团的编剧与舞娘,曾因在舞台上半裸演出、上演同性亲昵行为而引起巨大争议。

精彩段落

“克洛蒂娜小姐,你做还是不做?”

她靠我如此之近,我降低了点儿声音,柔和又尖锐地说

“还要说啊,小姐,把您能想到的题目都让我做吧,什么同分母分数的减法,相似三角形作图……‘裂缝的观察’……什么都行,真的,什么都行:但是,千万不要,哎,真的不要考我开平方根!”

全班同学,除了阿内丝,都没听懂,因为我飞快地用天真掩饰起来了,也并没有强调某句:她们只是对我的反抗感到兴奋;但这话可把朗特奈小姐吓了一跳。她脸颊绯红,失去理智,惊叫道:

“你……太过分了!我这就去找塞尔让小姐……啊!真的太过分了!”

她朝着门口走去。我跟了上去并在走道上逮住了她,这时同学们都放声大笑,开心地大叫着爬到凳子上站着。我使劲抓住了她的胳膊,她什么也不说,看也不看我一眼,咬着牙还想用她那点儿力气挣脱开我的手。

“我跟你说话呢你听着!过去我们之间的事就不提了:但我发誓你要是去塞尔让小姐那里检举我,我就跑去告诉你那未婚夫“裂缝”的事儿。现在你还想到那女校长那儿去么?”

她立刻老实了,但还是没开口,固执地压低双眼,紧闭嘴唇。

“怎么了,说呀!要不要和我一起回教室?要是你不马上回去,我也不回去了,我啊,我就去告诉你的黎赛留了。你自己快选吧。”

她不敢看我,终于开口弱声弱气地说着:“我什么也不说了,放开我吧,我什么也不说了。”

“说真的吧?要是你跟那红发老妖精说了,她瞒不了五分钟就会被我知道的。说真的吧?那……就说定了啊?”

“我什么也不会说的,放开我。我这就回教室。”

我松开了她的手,我们默默地走了回去。嘈杂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。我的受害者,在办公桌那,只简简单单叫我们抄写了些问题。阿内丝压低声音问我:“她去告状了么?”

“没有,我一本正经地跟她道了歉。要知道,我可不想把玩笑开得太大。”

塞尔让小姐没有回来。她亲爱的小助理神色暗淡,眼神冷漠地一直守我们到下课。才十点半我们已经想要快点跑出去了;我从火炉里拿了些麸炭塞到我的鞋子里,这样可以很好地让它们暖和起来,不用说就知道这是不允许的;但朗特奈小姐完全没注意到我!她在仔细回味着刚才发的火,她金色的双眼像两颗冰冷的黄水晶。我才不管呢,我甚至觉得她这样挺可爱。

出什么事了?我们竖起了耳朵:一个受伤男人的惨叫声响了起来,混杂着另外一个试图压制他的声音……是工人们在打架么?我可不觉得,我预感是别的事。小艾梅站了起来,脸色惨白,她也感觉到有什么事发生了。突然间,塞尔让小姐走进了教室,深红的脸色也已不在:

“姑娘们,赶紧离开,虽然还没到时间,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……快走,快走,队也别排了,听见了么,赶快啊!”

“发生了什么?”朗特奈小姐惊叫起来。

“没事,没事……让她们赶快走,别在这儿晃来晃去的,最好把门也锁了……还不走,一群小白痴!”

事到如今也别顾什么分寸了。这么关键的时刻让我离开学校还不如扒了我的皮!我从那群吃惊的同学们里挤了出来……跑到了外面,我也听清楚了那响亮的叫骂声……该死!是阿尔芒,脸色比淹死的人还铁青,眼神空洞失去理智,全身沾满了青苔,头发里还挂着小树枝—很明显是在森林里睡了一夜……经过一晚上痛苦的回味,他终于爆发出肝肠寸断的怒火,就要冲进教室去,握紧了拳头,嚎叫着:拉巴斯唐用双手使劲拖住他,转动着一双惊恐的眼睛。出啥事了!出啥事了!

玛丽·贝洛姆惊恐地逃开了,身后跟着一群第二组的同学;吕斯消失了,但我及时捕捉到了她脸上的一丝坏笑:若贝尔姐妹头也不回地从教室门口跑到操场上。我没看见阿内丝,但我肯定她就躲在某处,把整场好戏都看在了眼里!

第一句清楚听见的话是“婊子!”阿尔芒已经将他气喘吁吁的同事拖进了教室,教室里两女教师一声不吭地紧紧靠在一起,他叫道 :“你们都是婊子!要是我丢了工作,不说出来我走都走不踏实!你们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!啊!你为了钱就那么心甘情愿地被那下流的区代表折腾啊!你比街上的妓女还要肮脏,不过这位可连你都不如呢,就是这该死的红头发娘们儿把你变成她这样的。

两个贱人,你们两个贱人,你们就是两个不要脸的贱人,这房子也是……”接下来的我也没听到。这拉巴斯唐真是身强力壮的达达兰,终于拖走了这骂得快背过气来的可怜人。格里泽小姐,惊慌失措,将小班里要往外跑的小姑娘们往里推着,我心颤颤的,也跑开了。不过我很高兴看见迪普莱西这么快就爆发了,因为这样艾梅就不能怪我没提醒她了。

下午来上课的时候,我们看见格里泽小姐东奔西走,但凡见着有人来都重复着一句话:“塞尔让小姐生病了,朗特奈小姐要回老家一趟;接下来的一个周都可以不用来了。”

很好,那我们回去吧;不过啊,这学校还真不平静啊!